欢迎光临
生活健康资讯

【许毓仁专栏】民调九成支持「安乐死合法化」,但实际「注记」的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幸罹患无法治癒且痛苦难以忍受的疾病,而且我们跟医生都认为没有其他合理的替代方法可以改善时,你会希望台湾能够有选择安乐死的机会吗?」

我针对这个问题在脸书发起一个小小的民意调查,答覆的选项有两个:

    我支持安乐死在台湾合法化,只要程序严谨及配套健全。我反对安乐死在台湾合法化,而且没有任何的情况例外。

一天的时间内,总共约1900人参与投票,「支持安乐死在台湾合法化」的比例高达98%,「反对安乐死在台湾合法化」的比例只有2%。

如何迎来生命的结束?怎幺送别重要的人?

在去年,资深体育主播傅达仁先生饱受疾病所苦,曾上书总统蔡英文,希望推动安乐死合法化。2017年受访时,他说:「我都已经痛成这样,没有活的条件,你说我还不安乐死吗?」最后,于傅达仁先生远赴瑞士接受协助自杀善终。

傅主播的故事,让很多国人了解到,追求带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是多幺勇敢与值得佩服的一件事。但在这之后,台湾安乐死合法化的议题逐渐失去社会大众的关注。可是同样的声音也出现在世界各地,让我们不得不思考「如何迎来生命的结束?怎幺送别重要的人?」

日本《NHK》电视台在今年6月2日播出特别纪录片《她选择安乐死》,纪录51岁的小岛美奈在2018年赴瑞士接受安乐死的过程。在日本,安乐死被视为禁忌的话题,而没有被深入的讨论过。为了能让选择死亡方式的话题也能在日本被深入探讨,小岛美奈接受了《NHK》的採访。

小岛美奈历经许多痛苦,包含严重的疼痛、难以说话或行走,而起居只能依赖她的姐姐们。纪录片中,小岛美奈说她一直自问自答:「看着天花板度过每一天,时不时餵食物给我吃、帮我换尿布,到头来每天都过着这样的日子,这样还能感受到活着的快乐吗?还想要活下去吗?」

小岛美奈也有想过接受现实、坚持活下去。但有一天她的病情突然恶化,于是她和姐姐决定去访问医生推荐的医院,在那里她目睹了将来的自己,也就是戴着人工呼吸器的样子。小岛美奈说:「我认为可以选择自己的离开,和可以选择怎样活下去是同样重要的。丧失身体机能后的苟活是没有尊严的。」所以她写信给瑞士的安乐死组织:「我希望在我还是我的时候,接受安乐死。」

到了瑞士,接受两名医师的评估、经过思考期间及签具誓约书等谨慎的程序后,小岛美奈在姐姐们的陪同下,亲自打开点滴,几分钟后,她便平静的睡去而离世。但因为日本并未承认安乐死,因此小岛美奈的遗体无法带回国,只能由姐姐将她火化后,撒在瑞士的河流中。

协助小岛美奈的Erika Preisig医师受访时说:「瑞士人最看中的是人权,我想要自主行使我的权利,生命和死亡都是我的权利,所以选择在什幺时候以什幺方式死去是我的权利。」但同时,Erika Preisig医师认为安乐死是一个需要家人也做好觉悟的死法。正因为如此,充分的沟通与交流是不可或缺的,你必须明白不能因为你的死给家人带来伤害。重要的是要正式和家人告别,他们会尊重你的想法。

小岛美奈的姐姐在纪录片中表示:「看着重要的家人进行安乐死,果然还是很难受。但想到她能没有痛苦、安详地离开,我们也不能这样迷茫呢。」小岛美奈离开五个月后,她的姐姐们想起她曾说:「我很幸福。」而这句话让她们能好好的生活下去。

每个国家每个人谈的「安乐死」,其实各不一样

社会大众经常听到「安乐死」三个字,但每个人对于「安乐死」认知可能不同。一般而言,「缩短生命的医疗行为(Medical Behavior that Shortens Life)」大致可以依照执行方式分成三类:

    消极安乐死 (Passive Euthanasia):是指医师不施予或撤除病人的维生器材。医师协助自杀 (Physician Assisted Suicide): 是指医师经病患要求开立致命药物,由病患自行使用。积极安乐死 (Active Euthanasia):是指医师投放致命药物予病人。

不论是消极或积极安乐死,都能再依据病人的意愿区分成「自愿(Voluntary)」、「非自愿(Non-voluntary)」与「违反意愿(involuntary)」。因此,依据上述定义,傅达仁先生及小岛美奈在瑞士所接受的医疗行为其实是「医师协助自杀」,因为都是透过医师开立药物,由他们自己服用或是开启点滴注射药物。

目前,各国普遍接受消极安乐死,但对于医生协助自杀和自愿积极安乐死则抱持不同的态度。

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哥伦比亚、澳洲、瑞士、奥地利、芬兰、美国(奥勒冈州、华盛顿州、蒙大拿州、佛蒙特州、新墨西哥州、加州、科罗拉多州、夏威夷、缅因州)及德国,这几个国家全部或部分的允许医师协助自杀或自愿积极安乐死。

【许毓仁专栏】民调九成支持「安乐死合法化」,但实际「注记」的作者製作提供

反观台湾的法律规範,目前仅允许「自愿消极安乐死」,尚未开放「医生协助自杀」和「积极安乐死」。我认为这些国家的立法、实践及经验相当值得我们参考,但这并不代表我赞同直接效法外国立法例,而是应该因地制宜。当然,更重要的前提是:我们需要这样的制度。

民调支持安乐死合法化,但实际「注记」的人却少

依据行政院主计总处发布统计指出,2016年(民国105年)国人健康平均余命为71.2岁,不健康的存活年数是8.8年。国家发展委员会推估2018至2030年间老年人口增加216万人。台湾同志谘询热线协会于2017年发布「安乐死合法化相关议题看法调查」问卷,结果显示超过九成(92%)表态支持台湾通过安乐死合法化,这些统计资料透露出善终的议题迫在眉睫。

况且现行《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及《病人自主权利法》尚未能符合部分重症病人之需求。儘管我国自2000年通过「安宁缓和医疗条例」立法后,赋予国人临终时可以选择拒绝心肺复甦术或维生医疗(Do not resuscitation,DNR)的权利。

但是根据健保署资料统计,截至104年底仅有约1.4%的成年民众,将DNR意愿注记于健保卡。我们除了思考如何普及安宁缓和医疗的制度,是否也能考虑有没有别的选项?又该怎幺做?

第一步,应该是展开公共讨论。

【许毓仁专栏】民调九成支持「安乐死合法化」,但实际「注记」的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为了让社会大众再度重视并讨论这个议题,今年六月,我以安乐死相关问题,质询大法官被提名人吕太郎司法院秘书长。吕秘书长表示未来若是推动安乐死合法化,应该要设置一部严谨的「特别法」。安乐死不能把减轻医疗负担作为重点,反而应从人性尊严的观点来看。

虽然我们都知道安乐死这个议题的重要性,但在忌讳谈死的文化下,社会大众、专业人士及政府尚未能展开充分的公共讨论。为什幺这样的公共讨论在安乐死合法化的路上是必经之路?观察国外的立法经验,便能窥知一二。

荷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在2002年即通过《请求终止生命及协助自杀(审查程序)法(TERMINATION OF LIFE ON REQUEST ANDASSISTED SUICIDE(REVIEW PROCEDURES)ACT)》。然而,荷兰这部关于安乐死及协助自杀的法律规範,并非单纯透过立法或是法院判决促成其合法化。而是透过医疗专业(特别是「医学协会(the Medical Association)」)、利益团体(特别是「自愿安乐死协会(Association for Voluntary Euthanasia)」)、政府、国会、卫生理事会(the Health Council)、国家安乐死委员会(the State Commission)、「雷门林克委员会(Remmelink Commission)」(被指派执行关于安乐死与相关实践的经验研究)、专家学者、司法部、检察机关、医学惩戒仲裁机关(the Medical Diciplinary Tribunals)、医学稽查团(the Medical Inspectorate)、政党、社会与宗教组织、媒体及大众共同的参与。

不过,荷兰花了多久的时间才完成立法?用多少努力才成为极度尊重个人医疗自主权的国家呢?

早在1952年,一位恩荷芬(Eindhoven)的医生因为他饱受结核病末期折磨的兄弟要求,而协助结束他的生命。地方法院基于刑法第293条受嘱託杀人罪,判决该医生有罪并判处一年缓刑。当时,这个案件并未造成引起太多的关注。接着,一连串类似的案件持续进入法院审判,而法院的见解渐渐的开启安乐死合法化的大门,也逐步形成了有效的公共讨论空间。1986至1997年的期间,各界便致力于将关于安乐死的既有法律见解与医疗实践编纂成法案,而直至2002年才终于完成立法。

由此可见,安乐死合法化并非一蹴可几,而是需要一步一脚印的坚持。

【许毓仁专栏】民调九成支持「安乐死合法化」,但实际「注记」的作者製作提供
荷兰的安乐死规範
最好的时机就是即刻改变

台湾走了近三十年,才有现在的《安宁缓和医疗条例》及《病人自主权利法》,所以有人认为安乐死在此时的台湾不切实际。但是儘管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过去了,也无论安乐死合法化与否,至少台湾人民已经思考过这个选项了。

因此,我决定即刻推动《尊严善终法》来实现个人的善终自主权,维护我们的尊严直到生命的最后一课。本法所称尊严善终,是指依病人自愿之请求,由医师终止病人的生命,或由医师提供终止生命的协助,而由病人自行终止其生命。换句话说,「尊严善终」实际上包含了「自愿积极安乐死(Voluntary Active Euthanasia)」及「协助自杀(Assisted Suicide)」两种行为。

基于国情考量,而选择以「尊严善终」作为法案的名称。但是法案条文的撰写可能是合法化之路上最简单的一件事,而真正困难与挑战在于凝聚社会共识。

但改变就从现在开始,我会努力搭建尊严善终的公共讨论平台,期望能让社会大众及各界专业人士充分的对话。但是这项任务需要每一位台湾人民的参与,请大家将善终议题列入「人生必思辨」的清单中,并与身边的亲朋好友聊聊彼此的看法,那我们就踏出了第一步!

延伸阅读关键评论网安宁医疗专题:不得已的斗士安乐死:生存权与人性尊严的两难抉择禁止协助自杀和安乐死的日本与英国,为何选择了宽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