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生活健康资讯

《思想坦克》不合时宜即封杀,中国禁令审查事件簿!

《思想坦克》不合时宜即封杀,中国禁令审查事件簿!

本文作者为马曼蓉,原文标题:不合时宜即封杀,中国禁令审查事件簿,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故园路/怎竟是不归路?大地旧日江山/怎幺会变血海滔滔?故园路/怎竟是不归路?惊问世间/怎幺尽是无间道。」《人间道》,是 1989 年由已故香港音乐人黄霑所创作,由张学友演唱,为 1990 年知名电影《倩女幽魂II:人间道》主题曲。这首经过三十年后依旧琅琅上口的经典歌曲,却在一夕间遭中国音乐平台全面下架,外界猜测是因黄霑歌词所影射敏感政治议题,也在这事件三十週年前夕,让中共发动大规模的审查查封。

过没多日的 4 月 12 日,常以讽刺极权为歌曲题材的争议歌手李志,在被中共当局取消四川巡迴演唱会后,不只又被查封微博、微信公众号,其所创作的《广场》、《1990 年的春天》,《人民不需要自由》等歌曲专辑,也遭网易云、虾米等音乐平台上全面下架。俨然这个当代广富盛名的民谣歌手,只因渴望自由的言论发表,就消失在中国音乐界中,404 查无此人。

这并非中共第一次发布这样的禁令,对多数关心影视音乐的人而言,这都已变成习以为常的作为。早在 2011 年限娱令颁布时,中共的广电总局也早频频对影视节目下手,2002 年,全民热捧的《流星花园》被下令停播;2006 年,下令选秀节目选手必须年满 18 岁,同时主持人必须张扬正向主旋律,更给当时造成火红话题的选秀节目《超级女声》,一记当头棒喝。

而到了 2007 年,广电禁令又圈出三个影视关键词:选秀、三俗、主旋律,令文中规範各家卫视电视台在黄金档期只可播放主旋律影视作品、选秀节目持续正能量,不可呈现亲友抱头痛哭、歌迷狂热呼叫等场面和镜头。甚有节目因比赛环节设计简陋、内容格调不佳,直接被广电总局勒令停播。低俗、下流等涉及关于性生活的话题与节目,也一概不得登于能拓及普罗大众的影视平台。

2011 年,中共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兴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意见》,加强控管同质性的电视节目播出结构,并强化能够弘扬中华民族传同文化等道德类节目的播出,这样的限制令也在日后被称为「限娱令」。「限娱令」涉及的範围广泛,也不定期开铡、限制节目戏剧的走向播出。近年如嘻哈说窗被认为是伤风败俗之示範,从而限制;歌唱节目也不少因未满年纪限制,被迫退赛;偶像培育节目被要求加入来自「官方认可」的艺术家评审团坐镇肯定;影音平台的嘻笑鬼畜视频逐一被清查下架。更别说自从台湾318学运、香港雨伞运动爆发后,敏感政治议题甚嚣尘上,也让中共官方的列管艺人黑名单也越来越长、越禁越多,而影视音作品只要牵涉到这份名单上的任一艺人,那内容就必须修改,不然就永不得公开播出。

儘管限令每每颁布,对于求新求变求财的影视工作者,都是一场必须历经调整的磨难,而中共禁令的这一条线,也不是条非常明确的线,什幺时后会踩到他们无法接受的敏感点?什幺时候这颗禁令的未爆弹又会爆发?都成为影视作品内容在製作时必须考量的因素。

此种现象更在近年尤为明显,好不容易甫于今年 4 月 4 日上映,导演娄烨的最新作品《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也是通过种种审查机制,从获取龙标、技术审查、到公映许可证,也加上娄烨曾因《颐和园》的政治牵涉,被勒令禁拍五年,《浮城谜事》更因电影检查的吹毛求疵,让娄烨愤得不署名承认为自己的作品。前面种种,使得再次于极富争议的区域冼村拍摄的《风中有朵雨做云》,获取上映的过程离影片製作完成,花费整整两年时间,才得以于院线公映。当然,电影全片依然看得出不少被总局删改过的痕迹,其中也包括那若隐若现的陈冠希一角。

就算不是被政府盯上的麻烦人物,所有的影视内容一涉及政治,皆有可能被收回修改,这也是为什幺今年第69 届柏林影展的热议话题,就是来自中国电影的「技术问题」。当评审团主席茱丽叶.毕诺许公开于台上惋惜,入围主竞赛单元的中国电影《一秒钟》,因「技术问题」于放映前几日退出取消展映,毕诺许更是强调希望还给电影的创作自由。这部由张艺谋执导的最新电影《一秒钟》,虽主题聚焦在献给电影的一封情书,却因背景涉及中国文革场面,而被官方收回了龙标许可。另一部同样也因「技术问题」退出放映的电影,是由曾国祥执导的《少年的你》,儘管《七月与安生》的口碑好评,《少年的你》也因据传涉及到青少年恋爱等题材,未获得电影总局的批准放映。

时至今日,所限制的範围也越来越广大,从原本只求宣扬主旋律的道德节目,到看似普通日常却处处限制不可的法令,诸如宫斗题材允予禁止、怪力乱神的穿越题材不得出现、亦不可宣扬青少年的爱恋行为,许多节目也因此被迫改名,不能再给予青年们未知的幻想,第一人称(我是歌手)与偶像歌王等词彙,也皆要求更改取代。甚至荣获奥斯卡最佳剪辑的《波希米亚狂想曲》,也在中国剪去所有涉及同志的剧情。

《思想坦克》不合时宜即封杀,中国禁令审查事件簿!

所谓「限令」,不光只针对内容的题材生产,反而逐渐转为对个人生活的监控,污点艺人的永不录用、「一点不能少」的自我认同审查,到选秀节目上选手各式耳钉、髮色的规範,都得遵守令文上维护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视听观感。然而,种种的规範限制,回过头看,都只是一场可笑、灭杀影视创作的画地自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