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生活健康资讯

《思想坦克》一个时代的结束,How about next?

《思想坦克》一个时代的结束,How about next?

本文作者为俞圣律,原文标题:一个时代的结束,How about next?,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

这是一个告别的年代。

在回顾完王建民的生涯纪录片、职棒即将迈入 30 年历史的特展之后,一代球星「恰恰」彭政闵宣布将在今年季后引退。

加上今年这最后一年,恰恰在台职一共打了 19 个球季,他在台湾职棒最低迷的时期加入兄弟象,他在最有人气的球团成为最有人气的球星,他从职棒人人喊打的年代重建球迷的信心,成为人见人爱的传奇,这是恰恰,那个来自火星的恰恰。

职棒在 1997 年发生第一次职棒签赌案,接着在第二年面临台湾大联盟成立,两联盟分裂对立,接着时报鹰、三商虎、味全龙在两年内相继解散,台湾的职棒环境一夕间从最顶端跌落谷底,恰恰在相对低迷的 2001 年加盟兄弟象,当时陈金锋、陈致远等选手的名气都高于他,没有太多球迷认识这个看起来朴质憨厚的大男生。

但在经过一个球季的磨鍊之后,他开始接下前辈们的棒子。2001 年 11 月世界杯棒球赛重新带起台湾球迷对棒球的热情,彭政闵虽然没有赶上那次当国手的机会,但他在职棒场上渐渐崭露头角,也撑起慢慢复甦的职棒环境招牌。2003 到 2005 年他拿下职棒打击王三连霸,从 2001 菜鸟年开始,连续 15 个球季打击率在 3 成以上,直到 2016 年季中受伤才中断了纪录,多年来他在职棒拿下的奖项不少,但与他的名声比起来好像又少了一点,看看他在职棒受欢迎的程度,让他自菜鸟年到去年(相信今年也将会是),年年入选明星赛,这项空前的纪录,恐怕未来也很难突破。

《思想坦克》一个时代的结束,How about next?

不管是如火星人般的「恰式打法」,或为人称道场上的人品,或是身上那件黄衫,还有今年应该有机会达成的生涯两千安、甚至 200 轰,与已经达成的 200 盗、千得分、千打点,恰恰的人气维持不坠,也撑起后来曾持续遭遇签赌案打击的职棒,在这些年来的一片天。

但在恰恰之后呢?恰恰守住职棒的那些年,台湾棒球曾经颳起一阵旅美风潮,不少顶尖好手纷纷放洋赴美「留学」,比恰恰晚一辈的旅美帮选手,逐渐「海归」台职后,却比较难接下恰恰的传奇地位,包括高国辉、胡金龙等这批打击好手,甚至也在职棒打出亮眼成绩的林智胜等人,在多少有点伤在身的情况下,似乎很难有像恰恰这般能稳定贡献成绩与人气的功力,让人不禁担心,恰恰之后,谁来接班?

王柏融过去 3 年的窜起,似乎让台湾球迷看到了一个新的希望,今年他要挑战日本职棒的新环境,对球迷来说既期待又怕受伤害,如果能一举「打怪」成功,他是有机会与阳岱钢成为台湾打者的新台柱,但接班不可能只靠这一两人,整体环境如何提升?台湾棒球未来的定位在哪里?这才是恰恰引退后,台湾棒球真正要面对的课题。

今年职棒即将迈入第 30 年,但球队规模仍为草创时期的 4 队,这几年增加球队的呼声从来没少过,但也因为每场平均进场人数,除了最高峰的职棒 3 年(1992)、义大接手兴农找来超级洋将曼尼(Manny Ramírez)的职棒 24 年(2013),这两年有超过 6000 人之外,这些年各球团再怎幺使出浑身解数,场均人数始终只能在 5000 多人上下起伏,无法突破的市场限制,也成为职棒各队在「招收新生」的议题上举棋不定,甚至设下较高门槛,让不少有意试水温的企业,大多停留在「放话」阶段。

这对许多昔日龙迷来说,真的是百感交集的複杂心情。一方面当然欣喜老牌球队的可能回归,但提出想重回台职想法的,正是当年接下味全经营权,然后在味全龙职棒队完成三连霸后,「狠心」把球队解散的顶新集团。而顶新过去几年的假油事件,更重创了台湾民众对这家企业的信心,一连串的「灭顶」行动,仍默默在延烧…顶新这个时候公开提出「复辟」味全龙的想法,职棒这几年已经被不少喊着加盟的企业吃尽豆腐,该如何应对?

《思想坦克》一个时代的结束,How about next?

负责人被关进大牢,对财大气粗,多年前前进中国获利的顶新集团来说,元气大伤是有,但经营职棒的预算对他们来说仍是九牛一毛,高门槛的加盟权利金似乎也问题不大,只是如何面对「清新健康」的职棒高标準的形象门槛?

与其他一直喊着想要入学的企业有点类似,在还没正式提出申请前,先对外放出了风声,当然,大家都知道「试水温」的意思,有着受到金融案件缠身的中信金集团,在投身职棒事业后,似乎形象有点拉回的前例,顶新想让味全龙复活,当然与形象拖不了关係,但这个题要怎幺解?

顶新目前的做法,试图先找回过去的荣光、龙族选手、老龙迷等等,但这可不是那个味全龙三连霸时期的职棒时空了,想要扭转企业形象,不是光靠味全龙 3 个字就能办到,如果想成为关键的第 5 队,如何重新看待台湾棒球的经营、生存之道,有能力走出一条创新,并带领台湾棒球找出方向,顶新若有能力办到这点,也许台湾球迷会给他们一个对社会大众赎罪的机会。

先要面对目前台湾职棒经营的困境。平均进场人数 5 千多人,应该就是这个市场较难突破的底线了,重新思考台湾棒球的定位,这是后恰恰时代的重点,王柏融的外销成功,与过去几年旅美帮大量倾销赴美的过程,证明了台湾是有能力培养棒球人才的地方,但缺乏有效的训练计划与模式,造成找得出璞玉的 prospect,却无力进一步雕琢成更进一步闪闪发亮的「球星」的尴尬处境,这也是为什幺在恰恰之后,要找到一个两个或一个世代的接班,看起来是如此困难。

所以新的时代,迈入第 30 年的职棒,要认清在自己在区域、全球棒球的定位,当一个「人才训练所」未必是坏事,但如何打造一个高度竞争,球员能展现真正职业水準的环境,那可是第一要务。看看大谷翔平的例子,日本火腿如何在过去几年不断提升他外放的价值,同时又能在日本国内的职棒靠着他的魅力赚取票房与商品的收入?日本火腿把玩有价值的 prospect 并不是只有大谷翔平一个例子而已,在日本职棒的自由市场中,经常看到火腿队选材、培养、成为球星身价提升后,再成为他队更高价值球星的案例,因为这支球队在寻才、选材、培育与训练、经营的目标相当明确,也始终有一套自己的计画在走,球队在精準的目标与计画执行中,仍然能有漂亮的收入数字,而选手也能有更好的职涯规划,与成为一流球星的机会。

《思想坦克》一个时代的结束,How about next?

有时常在想,恰恰虽然人气这幺高,但真正能带给球团收入,甚至更明确的说「票房」到底有多少?也许有人会说,那是「无形」的精神力量!但对于职棒球团来说,能赚钱才是真本事,我们是否在棒球文化上,能以「球星」为主体,发展出更大的「价值」,让运动走入生活,让更多人爱上棒球、爱上运动?那就不能走一步算一步,在这全球化的过程中,需要更精準的计划与经营眼光,不要害怕流动,能让源源不绝的人才能不断涌上来,个个都有成为一流球星的能力,还会害怕下一个世代没有人接班?

顶新该怎幺做?消费龙迷往日情怀的那招已经没有太多意义,是否顶新能只以赞助的角色,不涉入经营面决策,让重新回归的味全龙是以新的面貌,球团独立经营,带入全新的观念,完整的选材、训练与人才培育计划,加上结合在地与全球化的经营概念,那也许是顶新,或是台湾棒球下一步的答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