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生活健康资讯

《思想坦克》一个蒋渭水,多方表述

《思想坦克》一个蒋渭水,多方表述

本文作者为李志铭,由思想坦克转载。

近日最惹争议的新闻事件,大概莫过于柯文哲借用蒋渭水当年「台湾民众党」的名义来组党了,而且就连创党日期都故意选在蒋渭水生日那天,简直摆明了要吃蒋渭水的豆腐(靠〜那幺我刚好也跟卡尔维诺、傅柯、还有尼采同一天生日啊,是不是也该来敲锣打鼓庆贺一番呢!)

仅从宣传手法来看,同为医生从政的联想、命名「台湾民众党」所象徵的历史意义(台湾史上第一个合法政党),确实为他创造了不少话题焦点。虽然有不少人批评他利用政治来「消费先人」(这当然也引起蒋渭水后代的不快并予以驳斥),但他(柯文哲)回覆的说法其实也没错:「台湾民众党不是蒋渭水一人专有」。(君不见时下台湾岛内早已在满街可见各种「文化符号」的複製和拼贴,包括像是有许多「永和豆浆」不在永和、「永乐座」不在大稻埕、「台南担仔麵」不在台南等。)

其中促成柯文哲与蒋渭水连结的关键人物,无疑就是当年(1976)最早出版《台湾的先知先觉者:蒋渭水先生》一书的台湾史研究者黄煌雄了(该书于再版时易名《革命家—蒋渭水》)。但有趣的是,多年来蒋渭水的历史形象与传记内容在他的研究中一直历经多次转变(或转向)。

从最初戒严时期强调蒋氏对孙中山的崇拜之情,及至党外运动时期转而彰显蒋渭水的反抗精神。2006 年又因台北市文化局重製蒋渭水大众葬纪录片活动而与马英九首度接触、也开始参加国民党活动,甚至在那年(2006 年 4 月)重新出版蒋渭水传记,并以标榜「台湾的孙中山」对其进行过度诠释,书名也大幅转向─改称《蒋渭水传:台湾的孙中山》。

2010 年起,黄煌雄的台湾研究基金会积极与中国统战机构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合作,纠集台湾史学者前往北京举办蒋渭水研讨会。2013 年北京举办第二届蒋渭水学术研讨会,彼时即将参选台北市长的柯文哲也受邀前往参加。

自此,「蒋渭水」俨然成为了两岸三党都可以接受且共同推崇的历史图腾(自蒋渭水逝世 88 年来,从未有像今日纪念活动这幺密集、频繁),却也某种程度因过度扭曲地拥抱「孙中山」这个巨大的党国图腾而同时限缩了蒋渭水历史研究扩展的可能性。

此处暂且撇开历史文化统战的政治层面不谈,儘管蒋渭水的早逝(1891─1931,死时不过才正值四十岁英年)让他无论在政治和思想各方面论述都还来不及完全成熟、定型,致使身后留下许多分歧的模糊空间犹待后人诠释,但我们仍然可从蒋渭水当年几个较为鲜明的言论主张,用来检视今日柯文哲在不久前的一些言行表现,诸如:

一、文化理想面

当时人称蒋渭水为「文化头」,他却自比为「文化钟鼓手」与「文协机关手」,积极推展一系列文化启蒙运动,包含发行文化会报、办理文化义塾、举办文化讲演团、设立文化书局、开办各类知识讲习会与夏季讲习会等。

反观柯文哲,从他当初竞选时宣称「城市的进步不是牺牲历史遗迹而来」、「都市发展和经济政策应秉持『文化优先』原则。但自他上任以来,先是发明了「文化恐怖份子」这个荒谬的词彙、用来汙衊当前为了守护这座城市历史建筑的一众公民与学者。与此同时,又彻底沦为财团建商与既得利益者的打手,无视宪法促进公共利益之精神,妄言朝向文化公民权精神修法的新版文资法「违宪」,堪称「选前文化优先,选后文化滚边」的最恶质示範。

《思想坦克》一个蒋渭水,多方表述

二、支持弱势、抵抗强权

在蒋渭水的年代,为了对抗日本总督府策动以辜显荣为首的御用仕绅、权贵阶级所组成「全岛有力者大会」(意即「有实力之人」),于是在台湾文化协会总理林献堂号召下,同年(1924)分别在台北、台中、台南召开「全岛无力者大会」予以反击,并呼吁社会底层的被压迫者团结起来,激发反抗的决心,捍卫基本人权。后来(1927)蒋渭水在文化协会面临左右路线分裂时,喊出了「同胞须团结,团结真有力」的着名口号。

反观柯文哲,2018 年 6 月总统蔡英文接受法新社专访表示,愿意跟习近平会面,同时呼吁其他国家一起抵制中国的势力扩张。这时柯文哲却在出席社子岛开发案专案报告时公开向媒体声称:「国家力量决定一切,你力量不够跟人家大声小声只是会被人家笑而已」,彷彿与对岸的中共国台办彼此隔海唱和。

三、强调台湾人的主体意识与人权观念

蒋渭水要求台湾人高度自治,在第二次的「台湾民众党」党代表大会(1928 年 7 月 15 日在台南南座举行)提到了「要求制定台湾宪法」并要求「根据台湾宪法,司法、立法、行政三权完全分立」。论蒋渭水终其一生,大多的主轴都是放在谋求台湾人民福利的最大化,对于与总督府相互有利益关係的权贵阶级,可以说是极批判之能事,对于底层民众权益的关心更是不遗余力地不断倡导。

《思想坦克》一个蒋渭水,多方表述

反观柯文哲对谁都可以乱讲话(包括他主张「两岸一家亲」、「亲美友中是国家战略,没必要和中国呛声」等云),但唯独不敢对中国侵犯人权之事公开提出过任何一句批评声明。2016 年有台北宪兵队遭指控以钓鱼方式非法强押民众的白色恐怖时期文件,柯文哲却强调不要把国军打趴,而不去谴责这种侵害人权的作法,之后他曾表态支持婚姻平权,却又反对同性恋教材进入校园,最近更说不要追究妇联会的责任,甚至还认为妇联会现在运作得很好,「不要去管过去发生什幺,转型正义的第一步不应该是追究责任」。其对于人权观念之薄弱可见一斑。

英国知名左翼作家乔治.欧威尔在经典小说《1984》里写道:「谁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

现下重读欧威尔当年批判掌权者如何可能操弄历史的警世之言,迄今仍值得我们谨记在心。

相关推荐